第三百四十一章 孤舰重洋

  这艘护卫舰已经换上星马台海军的灰色涂装,舷号为01,代表星马台海军最大最强最新的战舰,舰船即流动的国土,登上01号战舰就等于出国,而舰上的海军下船也等于出国,所以近江边检在码头上设了一个小型的边检站,给护照盖出入境章。

  傅平安拿出护照,盖了出境章,登上军舰,这艘军舰的临时舰长是一名从东海舰队抽调的海军上校,这属于高配了,我海军序列中,056护卫舰属副团级,舰长通常是海军中校,随着近几年下饺子式的扩编,056的级别可能会降为正营,少校就可以担任舰长了。

  上校舰长很年轻,看起来三十出头的样子,胸前姓名牌上写着他的名字:邓和,傅平安先敬礼,后握手,忍不住开玩笑道:“邓世昌和郑和在您这儿合二为一了。”

  邓和哈哈大笑:“他们都这么说。”

  在这艘舰上,傅平安才是真正的主人,是掏钱的甲方,二十名星马台海军官兵听从他的号令,而中国海军只是负责培训的乙方,但是舰艇又是特殊的地方,舰长具有最高权威,这是自古以来的航海传统,所以傅平安自愿将权力交给邓和,但只限于航海事宜,其他涉及到政治军事的问题,依然要具备星马台王室顾问和少校军衔的傅平安做主。

  汽笛长鸣,挂满旗的护卫舰出海远行,他们先从淮江入长江,再从上海吴淞口入东海,沿着海岸线南下泉州,走的是当年郑和舰队的路线。

  这是一次浪漫而特殊的旅行,虽然是近海,但也找不到手机信号,正好减少许多骚扰,能静下心来读书,只是舰艇吨位小,少不了颠簸,把同学们颠的苦胆都要吐出来了,深受晕船之苦。

  同学们住的是舰上的军官舱室,男女分开,傅平安和老董还有另外几个男的住一起,邵教授年龄大,邓和将舰长室让给他住,并没有流露出丝毫不愉快,水兵们也开心得很,航海是很苦的工作,舰上多了几个女性,虽然是女博士,但也是女人啊,大家干活都有劲了,还经常开个联欢会什么的,枯燥的旅途变得有意思起来。

  军舰比邮轮的航速快,在泉州港补充了燃油淡水和食品后,邵老受不了晕船之苦,在两个学生陪同下登陆转飞机去了,01号直奔海南岛,准备在三亚稍停,穿过西沙、南沙,下一站越南岘港,星马台是东盟国家,去越南泰国马来西亚菲律宾都很方便,这也是郑和走过的路线,暹罗、苏门答腊,爪哇、苏禄这些古名对于历史博士们更加的熟悉。

  老董有一个短波收音机,别人的手机找不到信号,他的收音机却能听到外台的波音,他拿这个是练习英语听力的,有时候却能听到一些新闻联播上不说的事情,他听完一段外电播报,神神秘秘对傅平安说:“外媒报道,解放军北海东海南海三大舰队主力军舰云集三亚军港,这是要搞大事情啊。”

  傅平安说:“可能要搞军事演习。”

  老董说:“又要吓唬湾湾了么?”

  傅平安说:“不像……”

  正聊着,一名水兵跑来传信:“舰长请您去舰桥。”

  舰桥就是军舰的指挥所,傅平安来到舰桥,邓和与萨致远已经在这了,舰长先向傅平安通报一则信息,海南三亚海事局发布南海海域军事演习的航行警告,从五日早上八点到十一日八点,南海相关海域进行军事活动,禁止船只驶入。

  “我们的路不通了。”邓和说,顺手在海图上画了一个大圈,“禁航区域很大,我们不能去西沙和南沙了,现在有两条路,一条是向西,沿着越南的海岸线走,还有一条是向东,沿着菲律宾的西海岸走,此外还有第三条路,但是比较危险,需要征得你和大家的意见。”

  傅平安感觉到气氛有些凝重,便道:“老邓,致远,有话就直说吧。”

  邓和看着他,严肃起来:“傅平安同志,战争一触即发。”

  傅平安想到老董听来的外电报道,看来并非空穴来风。

  “南海有事。”傅平安自言自语道,他只知道菲律宾搞了一个什么南海仲裁案,没想到闹得这么大,已经到了战争的边缘,可国内新闻还是一片风平浪静。

  邓和说:“目前美国海军的里根号,斯坦尼斯号两艘航母以及宙斯盾驱逐舰、护卫舰等十艘军舰,一百五十架战机,已经抵到南海家门口了,我们的三大舰队齐聚南海,空军和二炮部队也进入了战备状态,大批预备役被召回,这是准备打仗的节奏,这场大演习,我和致远本来应该有份的,现在却置身事外,你能体会这种心情么?”

  傅平安说:“舰长同志,你有什么想法?”

  邓和说:“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我既然执行送舰任务,就不可能半途而废,这艘舰是星马台海军的财产,舰上有星马台的水兵,有平民,我也不能裹挟着他们去冒险,但是既然开着军舰来了,不参与一把,毕生都会遗憾,所以我想了一个两全之策,我们走菲律宾以东,以星马台海军的掩护身份已经侦察。”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至尊剑皇我是至尊校花的贴身高手神话版三国寒门崛起极品透视万域之王万道剑尊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小说医圣传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