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3章老爷我是通房丫头。

  一大早都城就热闹起来了,两旁的民众都有了经验知道这个时候他们的一字并肩王该发糖了,早早的就在路两旁等候。

  李天骑着高头大马,把新娘子接回来之后,拜完堂之后就开始在前面招待前来的宾客。

  新房里玉儿穿着一身新娘的服饰,萧芸正在那里无聊的磕着瓜子:“他们都在忙自己的事情,就我们俩最闲了,不过你今天这个装扮是真好看,不知道我那天是不是也是一样。”

  玉儿现在内心有点忐忑,毕竟她不知道先生是不是真的喜欢自己,况且先生早就应该知道了,这两天对自己一直是不冷不热的:“芸儿姐你说先生对这种亲事到底是什么态度,我怎么感觉到他不开心。”

  萧芸停下了,嘴里的动作:“你就别瞎想了,你这么一个年轻漂亮,如花似玉的大美人,能嫁给他,他还不知道心里冒了多少泡呢。”

  玉儿还是有些担心:“那他为什么来的时候没跟我说一句话呢弄得我心里有些不安。”

  萧芸安慰的坐到她身边:“跟你没有多大关系,是我跟他说你那边不许带通房的丫头,结果你没整丫头你直接把妙清整来了,这一下两个大美人估计她一时间还没缓过神来,过怎么一两天就好了。”

  玉儿就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低下了头:“早知道是这样,我就跟先生提前说好算了。”

  萧芸不禁笑了:“你个小丫头,今天是你大洗的日子,怎么这么垂头丧气的?来饿了把我喂点东西给你吃你的盖头是不能掀开的,想当初我也是这么挺过来。”

  陈韵儿抱着两个孩子走了进来:“你们俩在这倒是挺逍遥的。”

  萧芸站起身:“这两个小家伙给我吧刚才正在安慰这个小丫头呢,我不得不说她太会胡思乱想了。”

  陈韵儿听到这里也笑了:“好像不止她一个人胡思乱想,我怎么记得某人的时候紧张的抓住我的手都在发抖。”

  萧芸一听红了脸,没办法,那是第一次:“人家这不是担心嘛,再说了时间久了不就放的开了吗?要说最好的还是你,你看平时夫君几乎把什么都交给你管。”

  陈韵儿顺便削了一片苹果,给儿子磨磨牙:“那从下个月开始那就给你了好不好,我天天上街逛那不要太舒服。”

  萧芸把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还是别了我想那样,我会疯掉的,对了,还有两个人呢?”

  “小莫那丫头整天跟着夫君屁股后面,妖姬一个人坐在亭子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我也没打扰她。”

  萧芸也很奇怪:“他每天是怎么了?心事重重的,你有没有问她发生了什么事情?”

  陈韵儿摇了摇头:“在这个世上能让她发愁的事情还不多,我们就算问了也只能徒增烦恼,还是交给夫君去解决吧,我们只要做好后援,不让他担心就是了。”

  李天到了晚上送走所有的宾客,终于能休息一会儿了:“明天就是决战的,反正我不管到时要是打不过就跑路,大不了带着他们几个一辈子不回来了。”

  李天打着如意算盘回到了新房里进去一看所有人都在这:“你们怎么在这里?这么晚了,孩子不该睡觉吗?”

  萧芸:“你看看你这么晚回来,还没掀盖头呢,你想让人家饿着是不是。”

  李天这才想起来还没掀盖头呢,顿时觉得不好意思忙拿起玉如意一点点的掀开盖头,顿时就惊呆玉儿本就是绝世倾容,现在穿上这身衣服更加凸显出他的美。

  其他人都悄悄的走开了,只留下两个人,玉儿还是第一次被李田怎么看着脸羞的通红。

  李天老半天之后才反应过来:“算了吧?吃饭把桌上的菜用不用给你热一下。”

  玉儿摇了摇头:“先生,不用了。”让她一下子改口叫夫君真改不过来,李天也不是什么计较称谓的人。

  玉儿吃饭的时候一直在看着李天脸色羞红不已,脑袋里始终挥之不去的是母亲跟她说的话,出门前母亲拉着她的手:“女儿啊你是去当小的所以有些事情必须是你主动。”

  说完还给了一本书,你在花轿里无聊玉儿只是随手的翻了几页就扔一边因为在她看来实在太羞耻,李天一个大男人,被女人看来看去也有些不好意思:“时间很晚了,你今天就睡床上吧我打个地铺。”

  玉儿的一天听眼泪当场就流了下:“先生果然不喜欢我,既然我已经踏进了这里,就断然没有再出去的道理,今天也就一头撞死在这里了。”

  说着放下碗一头撞在墙边上,李天赶忙一个箭步:“你这丫头,年纪轻轻的在瞎想什么呢?”

  玉儿趴在李天怀里:“连夫君都不要我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不如一死了之。”

  李天不禁苦笑:“你听我说呀,你现在还太年轻,我不能为了一己私欲自己的痛快害了你。”

  果然听到这话玉儿抬起了头:“我怎么没听明白夫君在说的什么?”

  李天拉着她坐了下来:“我的意思说你年龄太小了骨头都没长的,万一你不小心有喜了,到时候生产的时候就有你受的了,一不小心就有可能一尸两命我可不能因为自己的一时爽快害了你。”

  玉儿听心里就想吃了蜜一样:“果然先生还是在乎我的。”

  李天有些宠溺的摸了摸她的秀发:“你既然嫁到我们家你就是我的妻子了我怎么可能不把你放在心上。”

  此刻的浪漫气氛异常浓烈,眼看着两人就快亲到一起了,就在这时突如其来的敲门声打断了这一切,浪漫的气氛全被破坏了,玉儿看着那刚毅的面庞近在咫尺,恨不得埋到被子里。

  李天也有些无奈只能放下她去开门,妙清俏生生地站在门,李天有些奇怪:“你大晚上的不睡觉到这儿来干么。”

  妙清觉得有些难以启齿但是这个又是特别好的机会:“老爷,我是通房丫头,我不在这应该在哪儿?”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至尊剑皇我是至尊校花的贴身高手神话版三国寒门崛起极品透视万域之王万道剑尊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小说医圣传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