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九章 荆家

  山上传来轰然震响,神庭法阵失效,使得荆林两家都紧张、担忧了起来,他们比谁都清楚,他们两大士族之所以可以拥护白皓川,和有五大士族支持的白皓岳对抗,光指着白皓川那“正统”的旗号可是远远不够,神庭才是他们真正的靠山。

  若是神庭出了事,仅凭他们可远远不是白皓岳一派的对手。

  但半晌神庭也没有人来通知他们派人支援,荆林两家也没敢轻举妄动,按理说哪怕是叛神者偷袭,神庭遭受重创,也不至于连个消息都发不出来。神庭既然没有打招呼,他们只能等着。

  在庐中城临时搭建的“皇帝行宫”里,白皓川都后知后觉的发现了不对劲,召见荆家林家的人询问了一番,但两家人也是一问三不知。

  白皓川和荆林两家商量了一下,决定派人上山去打探一下,家主荆空阳刚回到家里,正要派人上山打探呢,施琳便带着姜陵来到了荆家。

  “昭谕司命施琳就在门口。”汇报此事的,正是当前荆家第一高手荆空瑜。

  家主荆空阳开口道:“正想让你去上山打探,司命大人就亲自来了,肯定是有要事相商,为何不快迎接府内。”说完他看了一眼自己二弟的古怪神色,疑惑问道:“怎么了?”

  荆空瑜说道:“施琳带来了一位天行者。”

  “这有什么奇怪的,可能来相助我们的天行者。”

  “可那天行者,是姜陵。”

  “什么?就是上一次在建邺城中杀了白希和白翼的那个姜陵!?”荆空阳面露惊疑,顿了一秒后道:“这姜陵不是一直与神庭针锋相对么,这个时候施琳把他领来干嘛?难不成刚刚山上的震动与这姜陵有关?”荆空阳想不明白,又追问道:“是制服了姜陵,把他压送来的?”

  “不是,姜陵就跟在施琳身后,看样子并没有受制。”

  “这就奇怪了。”荆空阳嘀咕了一句,而后摆手道:“无论如何,也不能把司命大人拒之门外,速速把司命请到会客堂来,我去吩咐管家让府内其他人都避退,只有你我二人在就行了。”

  “是。”荆空瑜转身去迎接施琳。

  荆空瑜喊过管家,让他通知府内无论是荆家亲眷还是杂役下人,通通离会客堂远点,不许把施琳到来的消息传出去。而后他亲自拿着一壶热水,沏上了一壶名贵茶叶,端起茶壶走向了会客堂。

  “大哥,司命大人到了。”荆空瑜呼喊了一声。

  荆空阳就端着茶壶站在会客堂门口,笑着示意道:“施琳大人,快请进。”说这话时,荆空阳都没有往姜陵身上看一眼。

  谁知施琳只是平淡一拱手,说道:“叨扰家主了,我只是受命送姜陵来此,人已送到,我便回去了。”

  这一话语一出,荆家兄弟对视一眼,皆是眸生不解。

  说完施琳便转身离去了,只把姜陵一个人留在了院内。

  荆空阳和荆空瑜,这两位荆家最有话语权、也是修为最高的两人,一同看向了姜陵。

  姜陵对荆空阳抱拳行礼,平静道:“拜见家主。”

  荆空阳略微皱眉,有所不满,施琳贵为神庭司命,对自己拱手行礼倒也没什么好挑剔的,但你一个天行者,说什么也是个小辈,也这么随便的行礼,是不是不太合适?

  另一边荆空瑜微眯着眼睛盯着姜陵,也是眸露不善。

  建邺城一战,姜陵可是杀了荆白希和荆白翼,荆白希是他四弟的儿子,天赋平平的一个小子,死了也便算了,荆白翼那可是荆空瑜的小儿子,天赋不俗,刚把春寒刀练到火候,正是突飞猛进的时候,就被这姜陵给斩了。

  他们两个怎么可能不记恨这姜陵,但姜陵毕竟是施琳领过来的,而且听施琳的意思,还是“受命”带他过来,能给司命下命令的人,还能是谁呢?

  荆空阳轻咳一声,微微点头算是回应,看着姜陵开口问道:“不知姜大天行者来我荆府,有何贵干?”

  姜陵答道:“关乎南晋国运。”

  荆空阳轻笑一声,眼中露出一丝轻蔑,敷衍地:“哦?”了一声。

  姜陵接着道:“也关乎荆家的存亡。”

  荆空阳端着茶壶,盯着姜陵看了片刻,在侧面的荆空瑜手掌微微摊开,询问地看了一眼荆空阳。荆空阳神色自如地笑了笑,探手道:“姜大人请进。”

  姜陵迈步走进会客堂,而荆空阳则朝着荆空瑜微微摇头。

  “姜大人,你说你这一次来,要说的事情关乎我荆家的存亡,诉我冒昧的问一句,这话,是不是有些危言耸听了?”荆空阳坐在主位上,端起茶壶给自己倒了一杯茶。

  姜陵没有坐下,肃然道:“我若是告诉你,神庭已经答应我从南晋纷争中撤出,不再插手你们的战斗,你说荆家,是不是已经到了生死存亡之际呢?”

  荆空阳眉头下沉,手臂僵硬地将茶壶放在了桌上。

  “胡说!”荆空瑜在一旁怒目道:“神庭早已决定与我们联手,帮助白皓川夺回皇位,又怎会出尔反尔?”

  姜陵波澜不惊,轻笑道:“还要软硬兼施的试探一番么?施琳送我来此,还不足以表明神庭的态度么?”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至尊剑皇我是至尊校花的贴身高手神话版三国寒门崛起极品透视万域之王万道剑尊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小说医圣传承